当前位置: 首页>>原创文学>>正文

福彩3d投注 www.mjw6p.cn 殊途旅馆

2018年06月15日 17:17 马拉 点击:[]

三年前的七月三号,王思冕第一次坐在这张桌子前。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天,她穿的是碎花过膝长裙,扎着马尾辫,喷了若有若无的香水。她的脸是光亮的。和她一起进公司的还有六个几乎同龄的男女,他们挤在人事科灰黑色的沙发上,略有些紧张。有人给他们倒了杯水,让他们先坐一会儿。这一坐便是一个多小时,接着有人拿了表格给他们填。填完表格,人事科长走过来说,我带你们去各个科室走走,认识一下。他们小心谨慎地跟在人事科长后面,鞠躬,微笑,接受同事们的审阅。

回到办公室,科长指着一张空桌子说,以后,你就在这里办公了。那是一张白色的桌子,和电视里的一样,躲在一个小方格里。桌子擦得一尘不染,台面的电脑也是崭新的。王思冕打开电脑,一整天,她都在看文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几次,她抬头看看周围,同事们埋头待在格子间里,很少走动,几乎不说话,雕像一般,四周沉寂如同无人,没人知道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挨到下午四点,科长走过来敲了敲王思冕的办公桌说,晚上公司组织新入职员工聚餐,你不要走。

吃的是火锅,王思冕猜不出来,到底是谁的主意,这么热的天去吃火锅。尽管开了空调,房间里还是很热,火锅热气随着风向不停摆动,吹到王思冕的脸上,胸前,手臂上,一阵凉,一阵热。刚开始,新员工还有些拘谨,几杯酒下去,他们放松下来,老练地给领导敬酒,说以后还请多多指教等等,类似的话。饭吃到十一点才散场,王思冕喝得晕晕乎乎的。她的酒量不算小,如果单喝,不会落下风。问题在于领导抿一口,她得喝完,领导说谁和谁喝一杯,她得喝。其他的新员工都很积极,她不能表现得落后,毕竟是要在这里混的,江湖的规矩,她懂。领导把手搭她肩膀上,扶下她的腰,腿上蹭下,她都懂?;氐郊依?,王思冕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浓烈的花椒味混杂着牛油味儿。她把裙子脱了,洗了个澡,反反复复洗了三次头发。她不喜欢吃火锅,尤其讨厌身上沾着火锅味儿。早知道要去吃火锅,她就不会穿碎花裙子了,前几天刚买的,花了差不多两千。裙子算是废掉了,洗多少次都洗不回来。

一晃,在这张桌子前坐了三年。她从刚入行的菜鸟变成了半个老油条,之所以是半个,仅仅因为她还做不到完全接受这种循规蹈矩的生活,或者说工作。桌子还是那么干净,像她刚入职那天一样,只是她变得有些旧了。这三年,和三年前似乎没什么区别,她还是一个人。期间,谈过一次恋爱,分了。昨天晚上,她喝酒了,和陈思嘉,她大学同学。陈思嘉在深圳,大学一个宿舍的。她们的关系说不上太好,也说不上差,女生之间的关系看似亲密,深度却是有限的。每次陈思嘉来找她,原因都一样,她失恋了,想找个人陪陪,只有她是最方便的。三年里,陈思嘉找过她四次,这意味着陈思嘉至少失恋了四次,深圳速度到底和小城不一样。王思冕偶尔会羡慕陈思嘉,尽管陈思嘉把她的生活描叙得惨不忍睹,说压力大到爆炸,可从她的精神状态能看出来,她很享受。喝完酒回家,王思冕抱着陈思嘉睡的,她握着陈思嘉的乳房,又大又结实,她的小腹平坦滑顺。聊了会儿天,王思冕说,我真想是个男人。陈思嘉说,男人有什么好的,没一个好东西。王思冕捏了捏陈思嘉的屁股说,我要是个男人,第一个把你操了,这骚货太性感了。陈思嘉笑了笑,把王思冕拉到身上,抱着她的腰说,操我啊,你操我啊,快来操我。王思冕亲了亲陈思嘉的耳垂,翻下身,叹了口气说,老娘快一年没有性生活了。陈思嘉说,不会吧。王思冕说,怎么不会,老娘男朋友都没一个。陈思嘉说,没男朋友怎么了,没男朋友就不能有性生活了?王思冕说,你以为我像你,三天没男人到处流水。陈思嘉说,你以为你和我不一样?王思冕想了想说,也是,都是欠操的货。陈思嘉说,欠操又怎样?转过身抱住王思冕,陈思嘉说,操得再舒服也留不住个男人,这混蛋的世道。说完,两人都笑了。

中午下班前,王思冕给陈思嘉打了个电话,起来没?陈思嘉说,早起来了,我在练功。王思冕说,一会儿一起吃饭。见到陈思嘉,她春风满面地坐在对面,完全不像失恋了。王思冕喝了口橙汁说,你这哪像失恋,不哭不闹,也不诉一下衷肠。陈思嘉切了块牛扒塞进嘴里说,我犯得着为那傻逼哭哭啼啼?王思冕说,那你也别每次到我这儿混吃混喝,我穷着呢。陈思嘉笑了起来说,你就别哭穷了,你那土豪单位,谁不知道啊。说完,补了句,我辞职了。王思冕一点都不意外,陈思嘉每失恋一次辞职一次,似乎她失恋是因为工作的关系。王思冕随口搭了句,辞了也好,换个环境。陈思嘉问,你去你们公司三年了吧?王思冕说,到今天刚好,整三年。陈思嘉说,你还真挺有耐性的,没想过换个单位?王思冕说,换什么单位,我能去哪儿,我会干嘛?陈思嘉说,除开你们那儿,去别的地方能死???干什么不是干。王思冕倒也不是没想过辞职,始终没下定决心,这份工作清闲,收入不错,在小城让人羡慕,像她这样的姑娘,怕是很难找到更好的工作了。创业她是没有那勇气的,也吃不了那个苦。即便这样,王思冕还是会心慌,她偶尔羡慕陈思嘉,她自由奔放得像一只鸟。她呢,就像一条鱼缸里的鱼,每天看到的都是重复的风景。她必须忘掉,才有再来一天的勇气。读大学那会儿,两人没多大区别,工作几年,分化日益明显。以后的事情,不敢再想了,她很怕有一天,陈思嘉朝气蓬勃地出现在她面前,带着新交的男朋友,她已成为大腹便便,整天围着老公孩子转的中年妇女。

回到办公室,王思冕喝了杯茶。同事们还在低头工作,没人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来公司三年,王思冕知道他们的工作非常简单,程序化,他们每天坐在那里,脑子空空荡荡。她也是其中一个。为什么我不能像陈思嘉那样?这个想法猛烈地蹦了出来,像是一根一直压着的弹簧突然松开了一样。我并不喜欢这种生活,对不对?我不喜欢。是的,我不喜欢。陈思嘉比我漂亮,比我有钱,比我能力强?不,不是,只是我们去了不同的地方,找了不同的工作。我过得比陈思嘉好吗?王思冕想了一会儿,答案让她失望,她觉得并不比陈思嘉好。大学毕业后,她应父母要求回到小城,进了父母梦寐以求的公司。刚进公司那会儿,父母见人都是眉开眼笑的,费了那么多力气,他们终于把女儿的后半生安排好了。有了这份工作,他们不再担心女儿的婚姻和未来。凭王思冕的样貌、学历和单位,会找到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然后结婚、生孩子,开始计划中的下一代。王思冕看着周围的同事,想起他们的家庭,门当户对,志得意满,只要他们愿意,每年可以来一次欧洲游。这就是她未来的生活。王思冕突然伤感起来,几乎无法克制,她想哭,她看到二十年后的她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她。微胖,富态,手脚圆滚滚的,熟练地和同事们交流最新款LV的价格。她充满渴望地看着王思冕,向她招手,你过来,你过来,我就是你。她要哭了。

等缓过神,王思冕站起身,她的胸腔剧烈地起伏,她觉得有些话必须现在说出来,要不然,又会失去勇气。王思冕绕过办公台,敲了敲科长办公室的门,科长从电脑前转过头看着她问,有什么事?王思冕咬了下嘴唇说,我想辞职??瞥ゃ读艘幌?,起身关上门说,你刚才说什么?王思冕重复了一遍,我想辞职??瞥さ懔烁趟?,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王思冕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不想干了??瞥に?,总得有个原因吧?王思冕说,我有点害怕,没有安全感??瞥に?,你指的是工作?王思冕点了点头??瞥に?,我们这工作还没有安全感?王思冕说,我说的不是工作本身??瞥に?,我明白你的意思,都有个适应期,过了就好了??瞥さ囊馑?,王思冕懂,王思冕在公司能说话的人少,科长算是一个??瞥ぶ写笏妒勘弦?,来公司八年,平稳上升。业务方面他从不操心,也没什么好操心的,他现在的主要工作是玩游戏,带孩子。刚进公司,王思冕听人说,科长在中大是学校书画社社长,写得一手好字,油画据说还参加过级别不低的展览。王思冕害怕的正是这个。想到这儿,王思冕问了句,你还画画吗?科长说,早就不画了。王思冕说,我想辞职??瞥ぐ蜒掏菲?,不耐烦地说,行了,这样吧,我先放你一个礼拜的假,回来了再说。王思冕还想说什么,科长把头扭到电脑前面说,先这样,你去写个请假单。

回到公寓,王思冕把下午的事情对陈思嘉说了。陈思嘉叫了起来说,好啊,辞就辞嘛,多大个事儿,哪用得着那么纠结。我们先出去玩一圈儿,回来再说。过了那股劲儿,王思冕有点后怕,她皱了一下眉说,我要是真辞职了,你说我能干嘛?陈思嘉说,想那么多干嘛,世界之大,哪儿容不下老娘。王思冕说,我还是有些担心。陈思嘉抱着王思冕说,宝贝儿,你才多大?二十五,你才二十五,你怕什么呀?你是不是在这儿把脑子给待坏了。松开王思冕,陈思嘉说,赶紧想想,想去哪儿玩,我们一起风流快活去。大理,丽江,还是阳朔,或者去拉萨?艳遇之都啊,我要艳遇!陈思嘉兴奋起来,催着王思冕订机票。王思冕说,你定,我去哪儿都行。她想,去他妈的,反正有一个礼拜的假了,先玩了再说,要死要活先不管了。

到伏安古镇全程八个小时,她们转了三次车,不算远,也不算近。王思冕的主意,陈思嘉说去大理,丽江,阳朔或者拉萨,王思冕不想去,都去过了,太热闹,也太折腾。她想起了伏安古镇,上次是和男朋友一起去的,一年多前。伏安古镇靠山,近水,和其他的古镇一样,不外乎狭窄长长的街道,沿街都是古老的建筑,远不过晚明。镇上人不多,白天多数店面关着门,晚上开的不过刚刚过半。镇子完全被荒凉的村野包围,镇政府离古镇大约一公里,隔着一条河。从伏安古镇到镇上得穿过一座桥。和男朋友来那次,他们对古镇有些好奇,太突兀了,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古镇,和周边完全搭不上调。问过老人家才知道,很多年前,这里是水上交通要道,西南的盐商、布贩从这里去中原。后来,商贩就近建了房子,半是居住,半是店铺,久而久之成了个镇子。都没人了,年轻人都走了,剩下的全是老弱妇孺,要不就是外地的生意人。王思冕说,多好的地方。她是真心喜欢的,青山绿水,一到夜晚,河边的灯亮起来,树影婆娑。她和男朋友躲在桥洞里接吻,那是多么美好的亲吻,四周寂静无人,河面碧彩,微风徐来。她想,有这么美好的亲吻,他们会相爱一辈子。在镇上的几天,她的心是软的,身体里涌动着整个春天。这么好的地方,一开发就可惜了,王思冕说。老人鼻子里哼了一声,开发?领导倒是这么想,穷乡僻壤的,吃没吃喝没喝,坐个车都不方便,哪个来?王思冕笑了起来说,我来,我喜欢这儿。老人看了她男朋友一眼,宽厚地笑了起来,也就你们这些谈恋爱的过来。临走,王思冕买了老人一斤姜糖?;氐郊?,糖还没吃完,她和男朋友分手了。

王思冕和陈思嘉拖着行李箱,古镇街道铺的是青石板,几百年的打磨,青石板油光水滑,要是下雨,怕是能照出人影子来。陈思嘉边走边埋怨,王思冕,你到底想干嘛,到这鬼地方干嘛?人都见不到。王思冕安慰陈思嘉说,这是白天,晚上就有人了。镇上有几家酒店,王思冕不想住,她想住在伏安古镇,不要像一个游客。古镇里面有三家民宿,藏在临街店铺后侧,上次来他们住在那里。找到地方一看,还是三家,只是名字换了,看来这里的生意真不好做。她看到了那颗高大的柿子树,似乎就在昨天,她坐在挂满果子的树下喝酒,一杯一杯的啤酒,带着浓郁的麦香味,树上满是红灿灿的果子。王思冕问,这柿子甜吗?过了一会儿,旅馆老板拿了两个柿子过来说,送给你。柿子晶莹光泽,王思冕都不忍心剥开它。那么甜。站在巷子口,陈思嘉问,住哪家?王思冕的视线从柿子树上收回来说,就这家吧,都差不多。只要不住在柿子树那家,哪家都行。三家民宿都小,多的不过五六个客房,万一睡在上次那张床上,怎么也睡不好了。

从外面喝酒回来,王思冕认真看了看三间旅馆的名字,一家如归,一家殊途,住过的那家叫春分。以前似乎不叫这个名字,具体叫什么,王思冕忘了,谁会记得一家旅馆的名字呢。春分,这名字真好,到了春天就分手。她们现在住的叫殊途,王思冕莫名地觉得有些意味深长。刚才,她和陈思嘉去了桥上,她指着桥洞说,上次,就在那儿,我还亲嘴儿呢。陈思嘉笑了笑说,犯贱。说完,看着王思冕说,这地方太不好玩了,想找个男人浪一下都难。她们喝了不少酒,镇上冷冷清清,如果是周末,可能会热闹一些。

回到旅馆,两人坐在院子里抽烟。王思冕平时不抽,容易呛着。喝了些酒,她想抽几根儿。里面的灯亮着,住进来有一会儿了,她们还没有在里面好好转转。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有人走了过来说,外面凉,到里面坐吧。陈思嘉的眼睛亮了起来,她说,我们想喝酒。挪到屋里面,他拿了一打啤酒说,我叫赵毅阁。像是不好意思一样补了句,这个旅馆是我开的。王思冕看了看赵毅阁,方脸,短发,络腮胡,眉毛粗大。很快,他们喝完了一打,又喝了一打。陈思嘉看赵毅阁的眼神,赤裸热烈,她几乎要靠到赵毅阁的怀里了。陈思嘉拿起赵毅阁的手,要给他看手相。她把手贴在赵毅阁的手上,叫了起来,你手怎么那么大!又将手指从赵毅阁的手心勾滑过去说,你的手好软滑,像个女人,肯定没干过什么活儿。赵毅阁喝了口酒,和王思冕碰了下杯说,小嘉喝多了。王思冕扫了陈思嘉一眼,她大约是有点多了,但肯定没醉,她清醒得很。舔了口酒,王思冕说,没事儿,她酒量大,你肯定喝不过她的。陈思嘉悄悄给王思冕树了个大拇指。又喝了半打,王思冕说,我醉了,我要回房间了。赵毅阁说,我送你。王思冕说,不用,你好好陪小嘉。

回到房间,王思冕洗了个澡,顺便洗了头发。喝得不少,洗完澡,她身上微微发热。在床上靠了一会儿,她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陈思嘉歪歪斜斜地挂在赵毅阁身上。赵毅阁说,不好意思,小嘉真是喝多了,麻烦你照顾下她。王思冕皱了皱眉。两个人把陈思嘉放在床上,脱了鞋子。王思冕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赵毅阁说,没事。说完,笑了起来说,小嘉挺好玩的。王思冕说,她是挺有趣的。刚刚关上门,她听到床上有响动,陈思嘉坐了起来。王思冕说,就知道你没喝多,装死。陈思嘉点了根烟说,妈的,一晚上的酒白喝了。你说他是傻逼了,还是性无能?王思冕说,要不,我另外开间房?陈思嘉说,狗屁,他是老板,他没房间?老娘都勾搭一晚上了,就差脱衣服了,都这样了还不知道带老娘回房间为所欲为。禽兽不如啊,简直禽兽不如。王思冕笑骂到,骚货,你不是失恋了吗,这么快就走出失恋的阴影了?陈思嘉叫了起来,就是失恋了才要报复社会,我要男人,我要艳遇!她脱了衣服,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摆了个性感地姿势说,宝贝儿,要不要,要不要嘛?王思冕给她盖上被子说,别闹了,睡觉!

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活生生被饿醒的。走到院子,赵毅阁正拿着把水壶给花浇水,见王思冕和陈思嘉出来,他扭头说了声,起来了,饿了吧?陈思嘉没理他,王思冕说,嗯,正准备出去吃点东西。赵毅阁放下水壶说,我让人给你们煮了点小米粥,喝了那么多酒,吃点粥舒服些。王思冕说,那怎么好意思。赵毅阁说,没什么不好意思,我自己也要吃的。吃完粥,陈思嘉眼神又活泛起来,她问赵毅阁,你们这儿有什么好玩的?赵毅阁想了想说,也没什么好玩的,古镇都是这个样子,看看房子,买买东西,喝喝酒。哦,如果觉得无聊了,去河边走走,虽然没什么特别的,散散步还是不错的。陈思嘉努了努嘴说,昨天晚上去过了。赵毅阁说,晚上和白天不一样的。不过,好像大家更喜欢晚上去。陈思嘉托住下巴,看着王思冕说,都怪你,我说去丽江,去大理,你非得来这个破地方。赵毅阁从上到下扫了她们一遍,又弯下腰看了看她们的脚。陈思嘉收了一下腿说,看什么看,大色狼。赵毅阁笑了起来说,你们都没穿高跟鞋,去后山逛逛倒是不错。陈思嘉问,后山有什么好看的?赵毅阁说,有个溶洞,去的人少,还没开发。我去过几次,觉得还不错。说完,像征求意见一样看了看王思冕说,要不要去看看?王思冕说,你带小嘉去吧,我去河边走走。赵毅阁说,一起去吧。王思冕看了陈思嘉一眼,陈思嘉说,一起去啦,河边你都去过多少回了。

从旅馆去后山不远,青灰色的石灰岩,山上长满高高低低的小树,路不难走,陈思嘉和赵毅阁走在前面,王思冕跟在后面。走到溶洞口,陈思嘉抓住了赵毅阁的手,紧张的样子,赵毅阁看上去有些尴尬,还是任由陈思嘉握着。王思冕嘴角带着不易觉察的笑意,她想看看接着应该怎么发展。不用猜也能知道,赵毅阁最终肯定会被拿下,正常的男人,很难抵挡漂亮姑娘的攻击,何况陈思嘉还有一对如此饱满活跃的乳房。溶洞口不大,阴森森的,赵毅阁拿手电往里面扫了扫说,洞挺大的,里面也平坦,不比山路难走。王思冕说,安全吗,会不会缺氧?赵毅阁说,不会,我去过几次,不深,另一头是悬崖,有个大平台,站那儿可以看到河道走向。赵毅阁扭头对她俩说,我在前面带路,你们跟着,要是害怕就和我说,我们往回走。王思冕去过几个溶洞,开发得五光十色,像是在夜总会里。这种没开发的野洞,她还是有点害怕,总觉得里面会有点什么,比如蝙蝠之类的??植榔U饷磁?,几个青年男女去溶洞,成群的蝙蝠尖叫着从头顶飞过去,总会有人死在里面。她还犹豫着,赵毅阁已经往里走了,陈思嘉跟在后面,她硬着头皮进去了。没了灯光的修饰,溶洞没什么好看的,石钟乳、石柱、石笋全是灰白色,偶尔会有滴答滴答的水声。王思冕边走边想,如果配上灯光,应该也很漂亮。溶洞像个姑娘,也是要打扮的。走到中途,赵毅阁停下来说,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他指着溶洞上方说,你们顺着手电光看。他举起手电,横着从溶洞上方扫过去,王思冕看到奇异的反光,一点一点,像星星在瀑布里闪烁。赵毅阁扫得很慢,王思冕承认她被眼前的光镇住了,她在溶洞里看见了银河。那么近,似乎触手可及。王思冕闭上眼睛,又睁开,光,不可思议的光藏在溶洞里。她有种强烈的孤独感,觉得整个人在上升,成为银河的一部分。王思冕坐了下来,赵毅阁和陈思嘉也坐了下来。关了手电,除开清脆的滴答声,只剩下他们的呼吸。在黑暗中,她能感觉到陈思嘉靠在了赵毅阁肩膀上。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她的手,王思冕挣扎了一下,那只手抓得更紧,她的手松弛下来。过了一会儿,那只手松开了,接着,把一个什么东西塞到了她手里。手电再次打开,他们看到了更灿烂的银河。

从后山下来,天微微黑了?;氐铰霉?,赵毅阁说,我做几个菜,随便吃点吧。陈思嘉去厨房帮忙,王思冕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她抬头望了望天空,月光皎洁,她的影子斜斜地躺在地上。王思冕从口袋里掏出那个东西,一个玉观音。也许是塑料的,或者是最低劣的玉,它看上去像一块玻璃。想到赵毅阁,王思冕微笑着摇了摇头。晚上又喝了不少酒,趁着陈思嘉上厕所的间隙,王思冕问了句,你开这个旅馆不赚钱吧?赵毅阁说,为什么这么问?王思冕碰了下杯说,没什么,随便问问,感觉吧。坐了一会儿,王思冕说,我累了,先回房睡觉了?;氐椒考?,她把玉观音放在手袋内侧的小袋里。晚上,她醒了三次,十二点,两点,四点。她身边是空的。

早上,王思冕起得很早,一个人去镇上转了一圈。远方的山上还有雾气,河水依然平静。她走到桥洞里面,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眼泪终于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她甚至想拿出手机打个电话,只为了告诉某个人,她又站在这里,一个人?;氐铰霉?,太阳升得很高,柔和的光铺在院子里,洁净透亮。王思冕泡了杯茶,点了根烟。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她看见陈思嘉牵着赵毅阁的手走了过来,动作自然,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一百年了,正准备结婚。在王思冕对面坐下,陈思嘉说,这么早起来了?王思冕喝了口茶说,一个人睡不着。陈思嘉的脸居然红了一下,赵毅阁问,你吃了早餐没?王思冕说,吃过了。赵毅阁站起来,把手放在陈思嘉肩上说,我去煮点面。等赵毅阁走开,王思冕笑着对陈思嘉说,终于得手了,恭喜。陈思嘉双手握着拳头,眉开眼笑地说,太棒了,真是太棒了。王思冕说,骚货。陈思嘉说,真的真的,器大活儿好,温柔体贴,太好了,太棒了。王思冕说,你就发骚吧,祝你怀孕。陈思嘉端起王思冕的茶杯喝了口茶说,你这是嫉妒我。王思冕拉过茶杯说,滚!

接下来的几天,王思冕是一个人睡的。白天,他们三人一起出去玩儿,走遍了附近的山水。晚上,回到院子喝酒,喝完,各自回房睡觉。有天晚上,一直喝到深夜,陈思嘉说,我困了,我想睡觉。王思冕说,睡吧,我再坐一会儿。陈思嘉拍了拍赵毅阁的腿说,我要睡觉了。赵毅阁说,我想再喝两杯。陈思嘉撒娇说,不嘛,我要睡觉了。说完,拉起赵毅阁,手挽住了赵毅阁的腰。赵毅阁回头看了王思冕一眼说,那你继续坐会儿,要什么跟服务生讲。他眼睛里有些东西,陈思嘉没看到,王思冕看到了,她不想看到。王思冕摆摆手说,去吧,去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别在这儿浪费钱。陈思嘉搂着赵毅阁,一边走,一边拍着赵毅阁的屁股。王思冕想起了溶洞中伸过来的手,还有那只玉观音。

临走那天,王思冕去前台买单,服务生说,不用了,老板有交代,免单。王思冕说,不,不行,一定要买单的。陈思嘉说,算了,老赵都交代了。王思冕说,不行。买完单,收拾好行李,王思冕对陈思嘉说,赵毅阁不来送你?陈思嘉说,谁要他送。王思冕说,还真是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陈思嘉说,不是,老赵说要来送我,我不让他来。王思冕说,果然是戏子无义,婊子无情。陈思嘉说,你懂个屁。说完,眼睛红了,想哭的样子。王思冕赶紧搂住陈思嘉说,好了好了,逗你玩呢。陈思嘉揉了揉眼说,你干嘛一定要买单?王思冕说,我想多了。陈思嘉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贱,拿肉换钱?王思冕没说话。陈思嘉叫了起来,就你有钱,就你自尊,就你有爱情。王思冕说,好啦好啦,我错了,我现在去把钱要回来好吧。陈思嘉说,狗屎,给了的钱还能要回来啊。

送走陈思嘉,王思冕回到了日常的生活轨道。陈思嘉拖着行李走进车站时,王思冕抱了抱陈思嘉,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保重。她站在原地,看着陈思嘉进站,上车,直到影子也见不到了。从伏安古镇回来,王思冕再次安静下来,她看到熟悉的生活,熟悉的城市和人群。她在其中,蝼蚁如尘,谁会在乎一只蝼蚁的感受。她生来就不是那种激烈的人,如果真是,一开始就不会回到小城。既然回来,那意味着她已经接受了被编排的命运。每年一次或两次的长途旅行,那是生活的意外,或许也是被安排的一种,它像镇静剂,让你还有接受这种生活的勇气。

办公室还和以前一样,她的桌子还是那么干净。见王思冕回来,科长说,你到我办公室一下。进了办公室,科长说,没事了吧?王思冕低着头说,没事??瞥さ懔烁趟?,我懂你的感受,其实吧,没什么好折腾的。我倒不是教你庸俗的人生哲学,时间长了你就明白了,你再怎么折腾,也没什么意思。王思冕说,我明白了??瞥に?,明白就好。王思冕说,我不辞职了,谢谢你??瞥に?,那就好,干活儿吧?;氐桨旃狼?,王思冕给陈思嘉发了个信息,我又坐在办公桌前了。陈思嘉回了简洁的三个字,我知道。王思冕说,你是不是很鄙视我?陈思嘉回,傻瓜,我们是闺蜜,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吹匠滤技蔚男畔?,王思冕苦笑了一下,她打算继续看看娱乐新闻,她知道香港娱乐圈的各种八卦,知道几乎所有艺人的名字。如果她不知道,那只能说明这个艺人实在是太没有名气了。

刚回来那个月,赵毅阁给王思冕发过几次信息,王思冕礼貌客气地回复,她还记得那只握住她的手,拍着他屁股的手。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旅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旅行插曲,随便翻开一本书,类似的烂俗故事一堆一堆。过段时间,她会把这事儿忘了。接到赵毅阁的电话,她有点意外,两个多月了,他应该早忘了。古镇虽然冷淡,也不至于缺一波又一波的姑娘,像她这样普通的姑娘,不值得让人惦记那么久。电话铃响起时,正是一个漫长的午后,她睡意沉沉,想着晚上去哪儿吃饭。她以为他在伏安古镇,午后无聊了,随手翻开电话,找个姑娘消遣一下。他说,我到你这儿了。王思冕说,别开玩笑了。赵毅阁说,真的,晚上有空一起吃饭不?王思冕说,你别骗我。赵毅阁发了个地址,又拍了几张图说,现在信了吧?图片上是王思冕熟悉的街景,他是真的来了。想了想,王思冕说,好啊,你定地方。下班,王思冕没急着赴约,她回家换了套衣服,又洗了个澡,刮了刮腋毛腿毛。她穿上了她喜欢的碎花长裙,镜子里的她腰身苗条,脸上光滑细腻。她喷了香水,淡淡的,要近身的人才闻得到??吹秸砸愀?,王思冕心跳了一阵,很快,平复下来。她想,赵毅阁也许不是过来找她的,他只是凑巧路过,顺便看看她。

吃完饭,还不到八点,他们喝了点酒,微醺,算不上多。时间不早不晚,王思冕还不想回去,她说,我请你看电影吧。赵毅阁说,算了,跑大老远的看个电影,我还不如回房间睡觉呢。王思冕说,那我请你喝酒吧。赵毅阁笑了起来说,这会儿酒吧还没开门吧。王思冕看了看手机说,是早了点儿。赵毅阁说,要不去我房间坐会儿,就在楼上。王思冕说,不太好吧。赵毅阁站起来,拉住王思冕的手说,走吧,没事的。王思冕脸红了一下,似乎是她想多了。进了电梯,王思冕抽出手,双手交叉揉了揉,又掐了掐自己的胳膊。进了房间,关上门,开了床前的小灯,房间发出柔和的黄光。赵毅阁看王思冕的眼神温暖甜蜜,王思冕避开赵毅阁的眼神,低头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指甲。指甲油有点花了,该重新上了。赵毅阁靠了过来,他的腿碰到了王思冕的腿。赵毅阁侧脸看着王思冕的耳垂,吸了口气说,我喜欢这个味道。王思冕说,是吗?赵毅阁说,像是你身上的味道。他的手从王思冕肩上绕了过来,搂住了她。王思冕肩膀抖了一下说,我去下洗手间,有点热。进了洗手间,洗过手,她擦了下脸,太热了。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挺住啊,一定要挺住。等她从洗手间出来,发现赵毅阁站在门口,她推了推赵毅阁说,你干嘛?赵毅阁一把抱住了她的腰,脸贴了过来说,我想你了。说完,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王思冕推开赵毅阁说,你别这样。又问到,你和小嘉有联系吗?赵毅阁说,有。王思冕说,小嘉挺好的。赵毅阁说,嗯,是挺好的。

重新在沙发上坐下,赵毅阁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玉观音说,我在你们房间发现的,我送给你的,为什么不要,嫌丑?王思冕说,我觉得不是我的?;乩粗?,王思冕犹豫了一下,把玉观音放在了房间的抽屉里,同时放进去的还有六百块钱。房费是买单了,在古镇几天,他们吃吃喝喝几乎都是赵毅阁买单的,她不想欠这个人情。陈思嘉买不买单是她的事情,她这一份,她得给。赵毅阁说,如果我再送给你,你要吗?王思冕说,不要。赵毅阁问,为什么?王思冕说,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要,不是我的人我不争。说完,王思冕笑了起来,你买了多少个玉观音,一百个有没?赵毅阁说,就一个,随身戴了好些年了。我想吧,有天碰到合适的姑娘,就当定情信物了。王思冕不自然地转过脸说,我不信。又问,你那旅馆不赚钱吧?赵毅阁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整天在那儿泡妞?王思冕说,难道不是?赵毅阁说,如果我告诉你真不是,你会怎么想?王思冕说,我不信。赵毅阁伸手抱住王思冕说,我想要你,可你不要我。王思冕挣扎了一下,赵毅阁把她抱得更紧了。她能听到赵毅阁的呼吸急促起来,他抱着她的手微微有些抖,王思冕身心软了下来。赵毅阁的嘴唇贴在了她的嘴唇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

进房间之前,王思冕想过这些,都是成年人,可能会发生些什么,她知道。等她发现她在回应着赵毅阁的亲吻时,赵毅阁已经握住了她的乳房。眩晕,身体里的蜜蜂让王思冕想继续下去,她是喜欢的,甚至做好了准备。王思冕从赵毅阁地挤压中挣脱出来,理了理头发和裙子说,不要,还是不要了。赵毅阁说,怎么了,你不喜欢吗?王思冕说,不是,我觉得不好,特别不好。赵毅阁说,没事的。王思冕用力地摇着头说,太奇怪了。赵毅阁说,怎么奇怪了?王思冕说,我老想到小嘉。说完,摸着赵毅阁的脸说,我们不要这样,好吗?感觉太奇怪了。赵毅阁说,嗯,我就抱抱你。

一个晚上,两人没怎么睡觉。王思冕想回家,赵毅阁一次次地求她,让她不要走。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留下来。天终于亮了,王思冕松了口气,她从来没有如此渴望天亮。王思冕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清新明亮。赵毅阁靠在床上望着她,满是渴望期待。一个晚上,他们纠缠在一起。赵毅阁一次又一次地想要她,她像小野兽一样挣扎,反抗,弯着腰,紧绷着身体。她完全可以回家,那么,一切都结束了,不用那么费劲。如果她真要回家,她相信赵毅阁不会为难她。但她没有,她躺在床上,挣扎,反抗,不让赵毅阁进入她的身体。她是赤裸的,赵毅阁也是。有好几次,她抓住赵毅阁的性器,双腿差一点就张开了,她有种想死的感觉。刷牙,洗脸,穿戴完毕,王思冕走到床边说,我去上班了,你好好睡,中午我请你吃饭。赵毅阁张开手臂说,抱抱。王思冕俯下身抱了抱赵毅阁,又亲了亲他的脸说,乖,你好好睡。走出酒店,上了出租车,王思冕一点没有虎口脱险的侥幸,相反,她有点恨自己,太作了,真他妈太作了。赵毅阁走之前给王思冕发了条短信,我是来找你的。王思冕回了一个字,哦。赵毅阁说,谢谢你。关上手机,王思冕看了看窗外,这么好的天气,适合散步,野餐,或者干脆跑跑步。她打开电脑,依然没什么事情可做。赵毅阁说,欢迎你来伏安古镇,就当是来看朋友。他牙齿洁白,有柔软漂亮的胡子。

王思冕突然很想找个男朋友,结婚,生孩子。她想,她的孩子一定不会过着像她一样的生活。王思冕偶尔会想起陈思嘉,她没有来看她,这意味着她开始了新的生活,没有失恋。陈思嘉能做的事情,她做不到,永远做不到,这可能和勇气无关,仅仅只是态度,生活的态度。就在前几天,陈思嘉给她发了条微信,她说,我在伏安古镇。赵毅阁背着她,她打着V字形的手势,开怀大笑。陈思嘉说,我不回深圳啦,我决定做个村妇,劈柴喂马,当街卖酒。王思冕说,你不回来,我也不离开。你看,这就是我们。王思冕心里隐隐有一点疼,她看到陈思嘉脖子上戴着一个玉观音。她相信那是一块玉,而不是玻璃。

作者简介:马拉,1978年生,现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创造性写作研究生班。中国作协会员,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虚度光阴文化品牌联合创始人。在《人民文学》《收获》《十月》《上海文学》等文学期刊发表大量作品,入选国内多种重要选本。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思南》《金芝》《东柯三录》《未完成的肖像》,诗集《安静的先生》。

上一条:在歌声里自由,在生活中爱

下一条:风雪无阻——您正是铁道线上最美的那个人

关闭

版权所有:盐池县人民政府  盐池县信息中心建设和运行福彩3d投注

Tel:0953-6019533  Email:[email protected]宁ICP号备:05001200

宁公网安备 64032302000012号 网站标识码 6403230007
  • 自然型社会和规则性社会,是会随着科技的改变而发生改变的,当然只有规矩也就是制度才能规范人的行为,所以国家是不会灭亡的,但国家的形式是会发生改变的。 2018-11-11
  • 候选案例:习酒·我的大学 2018-09-25
  • 区域协调发展成就是如何取得的 2018-09-25
  • 珍惜朝鲜半岛积极势头(望海楼) 2018-09-17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8-09-17
  • 望海楼:“上海精神”的新时代内涵 2018-08-23
  • 福利 盒马鲜生为啥开一家火一家?陕西首家盒马鲜生来了! 2018-08-23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屋里的生产资料不是交给有能力意愿和行动的人掌握而是平均分给每个家庭成员? 2018-08-13
  • 陈伟霆《一笔江湖》MV即将上线:执笔江湖,你敢来吗?陈伟霆一笔江湖 2018-08-13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对中国经济学理论的贡献 2018-08-12
  • 你反来复去说1+1=2,真痴呆了?你应该讲点其他的吧,譬如,1+1=2,是客观事实还是规律,是真理还是谬误。 2018-08-12
  • 伦敦数万名示威者游行 反对英国脱离欧盟 2018-08-12
  • 北京:人像识别  在逃人员火车站落网 2018-08-11
  • 【北京达世行世纪车型报价】北京达世行世纪4S店车型价格 2018-08-11
  • 全国工商联第二联系调研组来青海省开展调研 2018-08-11
  • 291| 79| 63| 280| 878| 291| 888| 398| 550| 290|